最新动态

你可以不是“社会人” 但千万争取做“城里人”

时间:2020-04-21 16:06 | 点击:

作者:王飞

前些天,朋友圈被“啥是佩奇”刷屏了。许是观众基础实在厚实,许是恰逢它“本命年”,反正小猪佩奇从去年红到今年,两年的梗还不一样:今年是这个蒸汽朋克风的鼓风机,去年是“纹身和社会人”。

 

当然,这次这部在春节临近时正切中国人归家团圆传统的电影预告片,比起去年在快手上兴起的那两句嘲笑那些非主流杀马特文化的顺口溜,要更显高级。

 

因此,这部本来适龄观看者为2-6岁学前儿童的英国动画片“超龄”圈粉无数。预计将在正式上映时收割一波成年观众,呈现“稚童与大叔共乐”的奇异景象。

 

而也正如小猪佩奇动画片里的设定,以及传递出的浅但暖的道理:一家人,最重要就是整整齐齐。要是能住在一所优美舒适的房子里,把每一个平常的日子都过的五光十色,那就更是锦上添花。

 

一个社群

 

“Community”(社区),是美国人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对于几乎完全由殖民人口组成的美国,社区的形成甚至早于国家。

 

国内社区的形成,则要晚于美国至少二三十年。与美国不同的是,儒家思想打底的传统文化,使国内大多数社区欠缺了一些主人翁意识和互相监督机制。同时随着院落变楼座的住宅形态改换,以及现代人的独孤习惯和警惕意识,邻里间愈发少了信任,多了隔阂。

 

社区作为社会有机体的最基本内容,对社会凝聚力和公民素质的影响作用巨大。本质上是一种家园文化的社区文化,可以强化社区内人群的群体共同良好素质。过去,社区建设以政府为主导。住房改革市场化后,这项任务交棒给了房地产开发企业。可以说,一家专业的开发商,必须要是一个合格的社区硬软件设施建造者。

 欧美国家传统社区文化 

孔雀城,从一开始就以生态作底板搭建生活模式,探索、实践和沉淀美好生活体系的宜居住区乃至宜居城市。以15年时间,将社区里所形成的生活上相互关联的大集体,扩展到领域内发生的一切具象和抽象、行动和思想的关系。社区因此演变成“社群”,衍生出社群精神和社群情感。

 

成立于2014年的“孔雀家”,是孔雀城业主的社群。社群的聚合力和互动性,是由“社团”为核心展开的。每个社团的会长和导师,均由有一技之长又热爱生活、乐于奉献的业主担当。他们利用业余时间自发组织活动、传授技艺,在每个社区中都有着极高的人缘和人气,导致在业主中间掀起一股“不重有钱重有技”的风气。

 

 

截至目前,社群“孔雀家”的社团已经发展到了65个,不啻于一所综合性大学的社团数量。读书、园艺、健身、亲子、美食、公益、书法、国画、摄影、瑜伽、彩铅、拼布……几乎覆盖了业主们既有的爱好,更激发出了许多人新的兴趣天赋。

 

现代人的不幸福,多数并不因生活的贫困而是精神的贫瘠。但在孔雀城“孔雀家”,有同好者不孤独,同一话语体系中,邻里关系不存在疏离,而是逐渐许许多多青年人在这里找到了男友女友良友甚至“基友”,老年人通过此重新建立起退休后的价值感;压力得到释放,情绪得到纾解。

 

有温度的社区,在孔雀城从不是瞎掰出的一个数字,而是体感心觉。

 

 

 

一封家书

 

1994年,李春波凭同名专辑中的一首《一封家书》,几乎是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其人和歌当时的受欢迎程度和重复曝光率,大概不啻于如今的TFBOYS、蔡徐坤等鲜肉。

 

而让填词朴素到近乎“唠嗑”式,曲调平淡没有过多曲折起伏的这首歌经久传唱的原因,是中国自古流传的“家书抵万金”、“写得家书空满纸”,以及“忽接家书心暗喜”等传统流露出的思乡情怀。特别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济热潮和城镇人口双涌,“漂”在异乡那种希望里带着苦闷,想向家里倾诉又怕父母担忧的心情,被这首歌轻轻浅浅地诠释表达了出来。

 

 

15年过去,李春波早消失于歌坛;在他歌声里出生的90后和更加年少的00后应该90%都没听过他的名字和那首歌。他们中的一些,甚至很少动笔写字,更别说家书。岁月像一封查无此人的旧信,那个年代的温情在发黄故纸上模糊开去,取而代之的是拥挤、忙碌、急功近利、各顾各自……

 

还好,这种哝哝低语、脉脉传情的方式并没有绝迹。还有人愿意去沿袭和发扬它。

 

比如孔雀城业主丫丫,最近就以“一封家书”成为社区名人吸粉无数。本职是书籍设计师的她,是“孔雀家”彩铅社团的社长。她的彩铅班成立于2015年,三年多来,目前成员已有150余人。其中一些人开始时就有一些绘画基础,如今技法更加纯熟漂亮;但更多的是从零基础到半专业的飞跃。

 

今年7月起,彩铅班开始动笔将多年来在北京打拼和安家的经历,以及四年来入住孔雀城的点滴感动,汇集成一本业主白皮书,用温情的定义和命名,称之为“孔雀家书”。

 

柔和的线条,清新的色彩、灵动的人物、Q萌的神态,从毕业留京“择一城而居”,到置业孔雀城“选一房而安”;从实现了养狗狗的小目标,到尽到了接来父母同住的大心愿;从中小学校到老年大学的完备配套,从“吉市”到夏令营的纷呈活动;从365天的等候守护,到1000件力所能及小事汇聚的大爱……做孔雀城“城里人”的幸福,鲜活地跃然纸上。

 

 

丫丫说,“孔雀家书”里的主人公并不是哪位特定的业主,有可能是你、我、他、她甚至它,是所有无论在何处和岗位上打拼,晚上都会“返城”让身心归家的人。

 

一城温情

 

即便是把“平等”写进联邦宪法的美国,社区与社区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环境和层次差异:好社区环境优美、干净整洁、安全有序;差社区环境杂乱、人员复杂、安全不保。有时两个社区仅仅只一街之隔,却是天渊之差。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有无HOA——即业主协会的差别。

 

美国的HOA由小区业主选举产生,代表了该社区的利益,通常有HOA的小区环境维护得都不错,由他们负责挑选效率和价格比适宜的物业管理公司。在中国则相反,多数社区是由开发商指定物管或自持物业。孔雀城属后者,物管版块品牌即名“幸福”,且名副其实让业主们幸福的是,虽然对物业公司他们“没得选”,但孔雀城的物业也真的是“没得挑”:

 

 

春夜,组织映亮乍暖还寒夜,让星光亦因此黯淡的荧光跑;夏天,举办亲子互动、知行合一,让孩子们有亲近自然机会的夏令营;秋日,开放奇趣盎然、美食香气和欢声笑语飘荡十里的“吉市”;冬季,架起数十只热腾腾火锅,热汤鲜肉、浓郁酱汁以飨业主……年终岁尾,还有“城里人”自己的春晚——“幸福邻里业主大联欢”。

 

 

一般物业维护环境,良好物业改善环境,优秀物业营造环境系统。孔雀城物业,在最高级。他缔造的是一个温情传导、幸福传递,用事件的发生产生关系的发生,使一切运转依礼有序的,能够自我生生不息的生态系统。

 

孔雀城用探索和实践证明,物业绝不是只扫扫院、看看车那么简单,而是要让业主间具有一致行动的规范、意识和能力,并产生持续的互动关系。

 

如此这般,无论照进城里的是月光还是阳光,身在其中,都一样觉得温暖明亮,感到幸福洒在身上。

 

 

 

作者

 

PEACOCK CITY